【一幅关中农村的立体画卷】

乡土小说作家赵军锋先生在推出他的处女作《乡党》后仅仅不到两年时间,又出版了他的中短篇小说集《过活》。作者的新著,不仅保持了原汁原味的关中乡土气息,而且在人物形象刻画和艺术表现手法上,都有不少新的突破。

一是准确把握改革开放的时代特征,人物故事焕然一新。众所周知,我们党领导的改革开放,最先起步于广大农村。打破大锅饭,实行大承包,使我国农村、农业和农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作者及时而准确地抓住了这个时代特征,对关中农村新时代的人和事进行深度挖掘,塑造了众多活灵活现又深深打上时代烙印的农民形象。可以说,《乡党》中的农民,大多是一副忍耐和苦斗的形象,于大悲大苦中和大灾大难作斗争。如果说作者笔下的“旧农民”仅仅是为了活下去而无所不用其极的话;《过活》中的新农民,则是为了“活得象人”而努力奋斗。农民韩浪当听说土地即将实行大承包,立即意识到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。尽管他所谓的新时代不过是“油炸馍馍,香死婆婆”,但这寥寥数语中,却预示着广大农村“温饱型社会的到来”。新时代的到来,使得农民不再满足于身上衣口中食,而要以一种新的存在形式成为新时代的新主人。农民韩浪当被派出所民警罚款,他敢于伸手向警察要“手续”。派出所所长打骂他,他一口气跑到公安局告状。村干部交公粮掺假,他发现了不依不饶,非得让干部把掺假的粮食弄走,为此不惜和过去怕得要命的干部大打出手。对于销售假农药的商贩,他玩命当场喝假农药揭穿。对于村干部违规乱收费,他拿起笔来破天荒地向报纸投稿告状。一个祖祖辈辈土里刨食吃的农民,敢和不良现象作斗争,底气何来?原来,韩浪当认为:“政府给农民的好政策,在干部这里拐了个弯儿。咱不当个为政府通风报信的,是不是也对不住政府?咱这也算是为政府当差,谁敢抓我,就是和政府作对!”《过活》中刻画了不少韩浪当这样的新型农民,他们在新时代活得真真实实,活得潇潇洒洒,活得理直气壮,活得明明白白。正是有了这样一群新型农民,才使得作者笔下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步步铿锵,声声作歌,读来酣畅淋漓,新意醍醐灌顶。

二是深度发掘人物精神面貌,正能量新美如画。马斯洛把人的需求划分为五个层次。在解决了吃饭穿衣等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以后,不可避免地上升到关注安全这个层次。令人惊异的是,关中农民虽然不懂得什么需求层次,但是,他们通过对自身安全和大众安全的关注,在为马斯洛的理论做注解的同时,满满当当地挥发了灼人的正能量。王麦钩家紧挨着水渠,由于桥梁设计上的缺陷,这条水渠吞噬了好几个农民的生命。一开始,王麦钩只是出于善良的本性,尽个人的所能,用“麦钩”这个最简单的农具把一个又一个落水农民搭救上来。天长日久,总这样单枪匹马忙于救人也不是个办法。王麦钩开始思考如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桥梁缺陷、水渠吃人的问题。他找小队干部、找大队干部、找公社干部、找报社记者,把一个农民为了公共安全所能想到的办法都用到了。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正是由于王麦钩十几年来锲而不舍地诉求,农村改革新政实施,政府职能回归,才重新建造了这所桥梁。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这座桥梁的命名简直是神来之笔:用一个农民的名字代替了空洞政治口号。谁说农民自私?谁说农民短视?谁说农民落后?吃饱穿暖喝足的农民,伴随着冉冉升起来的新太阳,浑身上下都是光彩照人的正能量。

三是立体展现关中农村新画卷,传统道德和时代精神力量分茅裂地。作为跨过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两个时期的人,作者并没有把前后两个阶段割裂开来,更没有把两个时代对立起来。在其洋洋洒洒近五十万字的新作品中,传统道德和时代精神既一脉相承又相得益彰。以一种立体交错的手法,为读者展现了一幅关中农村生活的新画卷。保义老汉无疑是传统道德的富矿载体,女儿退婚,儿子害妻,在他看来就和古代“杀父弑君”一样十恶不赦。他怒骂女儿“良心叫狗吃了”,暴打儿子恨不得让其立时命绝,万般无奈中的悲愤决绝让一个奋力爬行在道德高地的老人可怜可敬。修善老汉虽然是旧时代过来的人,他有着旧时代农民所具有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,表现在他在家里发号施令,说一不二。但同时,他又具有一般农民所不具备的“人本精神”。他的亲家误听消息以为他去世了,拖家带口跑来给他“出殡”送行。为了不使亲家难堪,修善老汉硬是冒着大忌,喜笑颜开地欣赏并夸赞“丧礼”,并且把所有亲戚朋友找来,一起享用本该供奉在他的坟头的祭品。他的理由是:“这么好的酒菜,给了死人还不如让活人享受了。”在这里我们看到,一贯“事死如生”注重厚葬的农民,原来也能“厚生薄葬。”所谓“以人为本”,根本就不是外国的“舶来品”,而是我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新时代历史延续中的扬弃升华。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作品中大量既匪夷所思又理所当然的细节,不仅具有艺术化的真事性,而且有着严谨的科学性。关于牛的解剖知识,关于农作物的生长习性,关于军事学的生僻冷门,关于中西医的专业术语,甚至关于时令天候的独门见解,作者是那样信手拈来,运用自如。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艺术构思和合理想象。直到后来我下了功夫,翻找资料想证明自己的看法。然而,不幸的是,作者都是对的。这部小说之所以耐读,很大程度上在于作者对科学知识深入见高,浅出见长,和故事人物融为一体毕其功力于纤毫。

小说毕竟是文学艺术,任何理念、思想和理论要靠艺术形象而不是图解分析来表现。在这方面,作者显得功力深厚游刃有余。不仅笔下的五六百个人物栩栩如生,而且其拟人化的动物也各有其艺术特质。王麦钩救了一头种公羊,那头种公羊硬是凭记忆“老羊识途”领着主人找到了十几里外的救命恩人家,并且在众人面前有模有样地向恩人跪倒致谢。那头犍牛在救命恩人生命受到威胁时,舍身救主,用犄角刺向仇人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yulu365.net )

正如新华出版社在其推文中所示,《过活》是《乡党》的续集。然而,这个续,结露为霜,化草为萤,既聚坟典,亦汇群英。冷峻中柔情似水,温热中骄阳似火,读来不忍掩卷,闭目画卷入梦。

文:佚名